周惠琴:装修合同引争议 诉前调解化矛盾

2017-05-06 13:28

  原标题:从委托诉讼到诉前成功调解结案   3月17日,张女士来到惠崇所委托我为其诉讼一起装饰装修施工合同纠纷,该纠纷总标的为30万元。   张女士向我陈述了案件的基本情况:她通过朋友介绍委托了一家装修公司,为其房屋进行装修,并与装修公司签订了装修施工合同。在施工合同履行过程中,装修公司擅自更换了部分家装材料,以及未在约定的工期内完成泥工、木工、油漆工等工作,导致装修工期一再拖延。为此,张女士多次与装修公司交涉。而装修公司认为张女士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装修公司就决定自行停工并要求张女士支付全部工程款,这让张女士很生气。现张女士要求起诉终止装修施工合同,从而更换新的装修公司。   张女士陈述后,我帮她分析了他们双方签订的这份装饰装修施工合同。我认为:该合同的具体条款内容因双方约定的权利义务不明而存在巨大的缺陷和风险,并且该合同在履行过程中,双方均未严格按合同的约定履行,而是根据双方的口头承诺履行。为此,双方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因合同履行内容的多次变更而导致合同履行困难,双方意见不合,摩擦不断。为了更好的帮助双方有效的解决此案,我建议张女士进行调解,张女士很苦恼地说:“我们双方已沟通数次都无效,不知对方是否还愿意进行沟通”。随后,我就电话联系了装修公司的王总,经过一番耐心而有力的沟通后,王总终于同意由我来组织双方进行调解。   3月20日下午1:30分,张女士和装修公司王总如约来到惠崇所,我根据调解的规则和程序,开始进行调解。首先双方均从自己的角度对该案发表意见,阐述观点,双方各执一词。沟通中,我就案件事实对双方当事人进行了一系列的询问,案件焦点逐渐清晰,从工程延期到拒付工程款再到工程停工,原因与结果在双方的争执中互为转化。   尊重事实,尊重法律是调解的一项基本原则。我对该案进行了客观而全面的分析。我认为:该纠纷所涉及的施工已完成的部分,可实际测量,同时,工程逾期情况,客观存在。为此,基于本案情况的特殊性,从双方认可装修公司施工已完成的部分以及工程部分逾期的角度出发进行调解,存大同去小异,将双方的差距无限缩小,以有效平衡双方当事人利益的最大化为重要原则。经过6个多小时的调解,直到晚上7:00,令人欣喜的是该纠纷终于调解成功。双方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双方同意张女士向装修公司支付工程款8000元,装饰装修施工合同终止。第二天双方当事人持该调解协议到余杭法庭进行了司法确认,司法确认后赋予了该调解协议具有强制执行的效力。对此调解结果,双方当事人都很满意。   这是一起特殊的案件调解,调解结果为何与张女士的诉求初衷不一致而张女士却很满意。我想,原因就在于双方当事人所签订的合同内容不规范以及合同的消极履行,同时双方当事人基于朋友介绍忽略了合同的存在意义,仅凭口头承诺履行,导致装修施工合同失去了应有的法律保障作用。而我为了维护双方当事人的利益,从挖掘双方当事人的心里事实出发,更从客观的实际情况出发进行调解,最大限度的平衡双方当事人的利益。从而为双方当事人节约了成本,提高了效率,减少了诉累,更修复了双方当事人和谐的人际关系。   作者简介   周惠琴,杭州市律协民商事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杭州市律协企业法律顾问专业委员会委员、杭州市人民调解员、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余杭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浙江省法学会婚姻法学研究会理事、浙江文澜讲堂客座讲师、都市快报“律师来了”签约律师团队负责人、杭州电视台《开心茶馆》栏目法律专家组成员。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编辑:sf_yunahua

资讯排行

随机文章